粽子、油糕、香香包、雄黄水,澄城人传统的端午记忆

0 Comments

端午香香包

党红娟

软糜子棕子、油糕、香香包、雄黄水是我记忆中的“端午标配”。

小时候,端午节前,婆一定要去货郎广德伯那里包些雄黄、香香草面面回来。

婆从柜里翻出一个小袱袱,袱袱里包着各种零碎布头。婆戴着她的老花镜,挑出一些色彩鲜艳的花布布。然后,端上蒲篮,拿上花布布,还有一些棉花,坐在窑门口的兀子上做起针线活来。

桃样的、瓜样的、虫样的香香包制做出来了,穿上一条红绳绳,就可以挂在脖子上了。

我在一堆五颜六色的洋布香香包中闻来闻去、挑来挑去,还是不怎么情愿挂在脖子上,太土气了嘛。

可是做香香包却是那么有趣,剪好式样缝起来,在留哈的口口中塞上一团包着香料的棉花,再封口装饰。看婆做活的那个过程远比挂香香包有意思。

街上卖的香包式样多,应该是里面的香料略微少一些,没有婆做的香。我出去向街上蹓跶一圈,回来就嚷嚷着让婆做个这做个乃。不管我怎么个胡指拨,婆只是乐呵呵没脾气。

打啥时候,婆再不做香香包,已经不记得了。街上卖的香包越来越精美,偶尔也会挑几个喜欢的挂在床头上。可那只是感观上的香包而已,不是记忆中婆一针针缝成的香香包。

又见端午再不见婆,我怀念的那些个五颜六色的土气的洋布香香包啊!

        富平柿饼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