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庄镇蔡邓村 || 好运古建杯澄城村落记忆

0 Comments

我的家乡蔡邓,坐落在离县城十公里的西北方位,隶属王庄镇管辖,寓居王庄镇东南角,离镇政府七公里。东边与庄头乡永内村东西相对,西河为畔,和白家河共享观音山。地处东南的六组老虎头村与城关镇西河村接壤,南边与安里乡的北咀村相隔黑炭沟,西边与程家洼村、郭家洼村、赵家洼村隔沟相望,北边与同辖区的东丰洛村、西风洛村阡陌相连。站在村北四周望去,地势西北高东南低,高可以遮挡寒流收纳阳光,低可以借地势逐降暴雨形成的水势。南北长4公里,东西长2公里,由北向南东西相距不规则逐渐变窄,村子坐落在缓缓而降的宽阔塬带。目前居住341户,1147口人,有效耕地4370亩,林地占1500亩。她虽属王庄镇辖区却离县城很近,正月十五的晚上,在槐院能看到县城焰火爆竹绚丽多彩,五彩缤纷,能听见县城鞭炮声声锣鼓阵阵。

德善之乡

追先贤,念祖德是中华民族的美德,家庙是族人诰天祭祖,垂教训导的基地。文革前,张氏、丁氏、马氏、王氏家庙居窑洞一孔,用于教化子女、家族议事和祭祖。村中央冯氏家庙,北边三间大房有阁楼,阁楼上用于存放村里娱乐行头,阁楼下用于议事缓休,南边窑洞用于祭祖。文革前,每年的正月初一,各姓氏长辈领着家中男孩,带上祭品前往家庙,尊宗敬祖,祭祀朝拜,人之有祖,如水之有源,树之有根。孝亲敬老,家风家教,潜移默化,民族之魂在熏陶教化中一代代传承。受“破四旧”风潮的冲击,各个氏族祖先影像被红卫兵抄毁,神牌被焚毁,大多家族的祠堂被弃用,目前村子中保存下来的只有冯氏家庙。

“惠济乡党”,乐善好施。《冯氏家谱》记载,乾隆三十六年岁大凶,民饿死无算。冯氏先祖监生耀璧出粟米数十余石,一济穷民,县主因给大匾曰:惠济乡党。贡生占魁,字一元,嘉庆九年出粟济荒,后年丰未收斗粟。2004年赵全定担任村书记,倡议改变学校设施,建教学楼,募捐当天,集资两万多。2010年戚俊斌担任村支部书记,决心改变蔡邓村交通梗塞,立项构筑南沟大坝,对此党员干部带头捐款,在外人士纷纷解囊,耄耋老人不忘参与,妇女学童不甘落后,人人积极参与,个个踊跃捐资,有千元有数元,集资四万有余。2016年,村里到老虎头的路面需要改造,张克显捐资两万,陈富贵捐资一万,杨苗生、杨金楼各捐资五千,其他家户大力支持,工程得以迅速实施,1.5公里路面短期内全部拓宽硬化。捐资建学校,解囊修道路,都是惠及子孙后代的善事。乐善好施代代辈出,行善之风广布村落。

“耕读传家”是冯玉珊家老门楼的门楣。耕田可以事稼穑,丰五谷,养家糊口,以立性命。读书可以知诗书,达礼仪,修身养性,以立高德。先祖们先知先觉,坚信做人第一,道德至上。耕作之余,不忘教化子女,念《弟子规》或读《三字经》或读《千字文》,接受圣贤先哲礼教陶冶,学习礼义廉耻做人的道理。。

“安之居”是冯怀敬家的老门楼门楣,至今砖雕被盗痕迹犹存。“安之居”来自居安资深。出自《孟子.离娄下》:君子深造之以道,欲其自得也。自得之,则居之安;居之安,则资之深,资之深,则取之左右逢其原。故君子欲其自得也。朱熹集注:“自得于己,则所以处之者安固而不摇,处之安固,则所藉者深远而无尽”,安心学习,悉心造诣,追求精益求精。现代门楣仍然继承了传统的门楣文化。高大宽敞的门楼,纳阳接福聚祥凝瑞,简洁凝练的门楣,是主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和谐家园

我的家乡是一个多个姓氏组成的村庄。蔡邓村《冯氏家谱》记,冯氏始迁祖三晋河东平阳府洪洞人,清初迁澄邑蔡邓,一脉相承,四宗繁衍生息。与镇基村冯家圪崂的冯氏,冯原镇乔家坡的冯氏渊源,三个兄弟同时迁澄。蔡邓村张氏始迁祖组成多样,较早迁入的一支与良周张氏有渊源,分布在一组二组,一支祖籍山东居住老虎头,两支解放前由商南迁入居住窑科,一部分1959年朝邑移民迁来,分居在一组三组属于不同的支脉。王家姓氏组成更是脉派众多,有老户王家不同宗派分布在三组四组五组,有近代来自风洛王家一脉,有商南落户的王家一脉,有山东的王家,河南的王家,始迁祖数十脉派,王姓人口在村里是最多的,七个小组均有分布。丁姓人家一脉相承,宗派繁衍,居住二组,与醍醐丁氏有渊源。赵姓人家近代迁入,北串业赵氏分支,居住二组。周姓人家也算老户,居住三组,祖籍湖北。戚姓人家,祖籍湖北,同祖根基,各宗繁衍,分居二组三组。马姓人家主居五组,同姓不同脉,一支马氏与南串业渊源。李姓人家,朝邑移民,两大支脉,祖籍山东,1959年迁入。强姓人家,朝邑移民,一脉繁衍,居住四组。毕、藏、范三姓人家,朝邑移民,杜姓人家商南迁入,还有侯姓人家祖籍河南,居住五组,各为一脉繁衍。老户杨姓人家居住六组老虎头繁衍生息,一组杨户人家近代迁入和北关杨氏渊源。老虎头村陈姓人家兄弟六,曹姓人家兄弟五,张姓人家王姓人家兄弟各四,祖籍山东,支撑了老虎头的建设和发展,还有朱姓人家,徐姓人家。近年村里还新迁了余氏、姬氏两姓。新迁的移民不仅增加了村里的人气,铁匠老侯,小炉匠老王,解匠老强,蓆匠老徐,更是给村民生产生活带来了诸多方便。不同姓氏祖籍各异,同姓不同祖,同祖不同宗,同宗不同族,自从迁入蔡邓,同饮一井水,同耕一片地,和谐相处,相扶相持,共同发展,淳朴民风,代代相传,为了生活幸福,奋斗不息。

创义学县史记载
启蒙童钟灵毓秀
义学是清政府倡导,民间自为筹划,建塾延师,为无资就读的贫寒学童设立的。咸丰《澄城县志》所记13所义学“由乡绅、官室出资建立的有11所如附贡生东序求设立的韦庄义学……。也有合村集资或由当地庙宇的官产田租支付设立的如张家庄义学……。蔡邓村义学系合社同立,置地30亩。”我村遗留的半截石碑有“庠”、“即来读”、“吾村来”、“读书愿”、“皆可”、“人品”断断续续的文字,印证了办学读书的史实。我村冯氏家族保留的1839年《冯氏家谱》一屏帐记述,“ ……每延师立学,因号其南屋 曰<<尚友斋>>……贡生:张梦鳌撰。”由咸丰《澄城县志》的记载,到村里半截石碑字迹,再到《冯氏家谱》记述,印证我们村在很早的时候就有学堂,我们村的先民们,很早就认识到读书对于一个人,一个家族,一个村的重要性。这正是:少年智则国智,少年富则国富,少年强则国强,少年独立则国独立,少年自由则国自由,少年进步则国进步……

塔文化在我县渊源深远而且分布较广,诸如精进寺塔,秀峰塔,三门塔,中社塔等等。我们村也有两个夯筑的土塔,坐落在村子东南方向,位于地势宽阔平坦,相对位置较高,临近冲沟处。一个在门前沟的南边,历经沧桑仍带着美好寓意迎着风雨冲蚀突兀直立。一个在门前沟的北边,上世纪平整土地时被夷为平地踪迹全无。这两座土塔是我们村历史见证之一,寄托着先民们对子孙后代的美好期望。这两座塔是村里的文星塔,望文启智,文星转运,希望本村多出文人志士。是先辈们一种信仰的物化,也是全村的风水之塔。

村里的庙宇也不少,记忆中南槐院碾子窑的东邻,涝池的东南角都有庙宇,马庙霍马王庙的庙底虽存,却没有神像坐落。印象深刻的是,涝池的北边一座庙宇以及与之相距百米求子的娘娘庙,文革中在红卫兵的冲击下,神像被拆毁,神像中的护心镜、戥子秤及其物件一一被袭掠。据老人们讲,我们村有罗汉庙寄罗汉爷主持公道、观音庙寄菩萨施惠普济祈福送祥、马王庙寄马王爷明察秋毫,辨别奸邪。值得一提的是,我们村的文章庙,我的记忆中它是一片瓦渣摊,废墟中有与人比高的石像,有与动物等高的石羊石马,似乎诉说着这里的前世今生……。文章庙1956年前,是我们村学童启蒙识字的地方,据在文章庙受学启蒙的耄耋老人冯澄民讲,庙宇壁画流光溢彩,神灵活现,水似滚滚流动,鸟如展翅飞翔,花似慢慢开放,房屋吉首灵动,庙宇规模恢弘,坐北朝南,三进宫,神像安在后殿,两边有耳房,前殿用作教室,耳房住着学堂聘请的先生。每年的三月十八庙会,十里八乡的人们前来上香祭祀,香火甚旺。1956年7月文章庙的房屋全部被拆除,椽、檩、柱子、砖、瓦大部分被源源运至王庄中学给予建校。在拆除的过程中,我们村的能人,巧妙的利用文章庙部分材料,在村子中心位置抢建了五间大房,这五间大房是1956年后我们村童学习的教室。好运古建贠总,对五间大房残存壁画曾经鉴赏,肯定的说:该壁画有故宫的风格。这五间大房,现在杨文秀居住。

五间大房,小时候我们在此读书。记忆中的学校,五间大房是东西展开,大房门窗南北对开,东西两边有耳房三间。学校设四个年级,实行的是复式教学,一、三年级与二、四年级各占一个教室,东西耳房各住一位老师。那时老师很全能,数学语文音乐体育美术全不挡手。学校课外活动也非常丰富,有垒球、跳绳、滚铁环,歌咏比赛,沓写毛笔字。在这里我们从数棒棒开始识数,从上、中、下、大、小、多、少开始识字;从电灯电话,楼上楼下,耕地不用牛,点灯不用油向往社会主义美好愿景;从《铁杵磨成针》《乌鸦喝水》《吃水不忘挖井人》等优秀课文得到启智,为以后学习打下来坚实基础。村里重视办学,村民敬重老师,那时候学校没有开灶,老师吃百家饭,村里人称管先生饭,邻居们互相通气,饺子、扯面、芝卷、麻食想方设法变着花样不重复,以表达对先生们的敬重。时不时还有人用盘子端着酒碟、执着酒壶,来到学校,看望老师。盘子中的酒碟是对老师的尊敬,一杯美酒呈现的是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。五间大房里,渗透着老师的心血和汗水,留给我们的是童年时代的美好回忆。

1969年学校改为五年制,1976年学校改为八年制,1982年恢复蔡邓小学。随着学校学制的变化,学校规模也在不断增加,在五间大房的北边增加了六个窑洞,在五间大房的南边新盖了一排教室,增加了土戏台,篮球场。朝西的学校大门高大气派,一对青石狮子屹立两边,门台下铺一块青石板刻满了文字,正对大门是砖砌照壁,大门外两边墙上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红色大字耀眼醒目。

文昌庙,五间房,一代代蔡邓人在启迪教化中成长,他们虽没有干出感天地泣鬼神的事,也没有彪炳日月的业,而甘洒热血写春秋,默默无闻做贡献,诠释着他们为国为民的情怀。

解放战争中的革命烈士:冯建才,1921年7月出生,1934年在洛川加入中国共产党,以经商为掩护做地下工作,1942年在富县益民商店任管理员,后调任黄龙游击支队中队长,1947年2月在张村驿石砭山战斗中牺牲。

抗美援朝中的革命烈士:丁建中,1928年11月出生,志愿军战士,1953年4月在朝鲜战场中牺牲。

早期参加革命者:张子江,1939年在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参加革命,先后转战大西北,投身抗日战争,解放战争,新中国成立后曾任甘肃省敦煌县县长,酒泉市市委党校校长等职;冯忠信 ,1947年毕业于延安财经学校,1962年中央党校学习,曾任西北电管局设计处副处长;西北电力建设公司多经处处长;冯庆春,1948年至1951年在渭南分区司令部独一团三营任管理员,瓦子街战役负伤。

新中国建设中,参加青海剿匪的杨全定,中印反击战中的机枪手张启顺,青藏高原服役的马万仓,对越反击战中的王双录,1975年鲜有的女兵王雪英,兄弟从军的张高望、张春亮;强平朝、强刘锁;父子从军的冯树民、冯旭。为建设新中国,曾任航空兵26师77团第四任团政委,后转业任渭南中医学校书记的戚俊英,退伍后走上不同工作岗位的冯海生、王根福、王占文、王振海、杨文秀、王忠楼、冯崇哲。奋战在农业生产一线的王拴仓、李腊月、戚俊明、张秀成等,蔡邓儿女扛枪卫国,他们退伍不褪色,在不同战线不同岗位诠释着深厚的家国情怀。

文化革命前的老牌大学生、中专生,分布在祖国建设的各个行业。冯澄民,曾任王庄中学校长,渭南地区先进校长,全国先进教师;冯怀仁,渭南电业集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;冯怀福,大中专高级讲师;王志孝曾任县农副公司主任;王志堂,矿务局高级技师;丁孝堂,曾任罗家洼乡长;马步云曾任县印刷厂书记;马志敬,曾多年教育专干;王永乾,省公安厅转业矿务局公安处;马志敏曾一矿工会主席;戚俊荣曾供销联社主任;还有马俊龙,丁建章,丁建荣,王录庆,张广智,王万堂,王保仓等他们在平凡中抒写了自己精彩的人生,平凡中诠释了自己奉献的一生。

澄城县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委员,高级工程师,杨仁秀。澄城县人大第13届人大代表,澄城县政协第3届至第8届政协委员,冯崇莲。参政议政,献计献策,奉献才智。

长江后浪推前浪,蔡邓儿女多才俊。今天,清华、上交、西安交大、南开、中山、西北大学,有他们孜孜不倦的求学身影,学士、硕士、博士是他们遨游知识海洋的见证。他们奔赴大江南北,服务于各行各业,利用所学,回报社会,为实现中国梦,实现着人生价值,创造着人生辉煌。

一条路的跨越

这条路,沿着西河河畔往北行走约三里地,再顺着沟塄绕着山头曲曲弯弯走上沟坡,迎面一个自然村老虎头,已属于蔡邓村管辖,继续朝北走一公里,就到蔡邓村腹地。如果进入村的西庄槐院,再沿西沟畔的路继续往北走,经一条洼沟穿过岭头村到达王庄,远可去冯原继续北上黄龙、洛川、延安,近可去刘家洼、范家卓。如果顺着东西胡同由西朝东进入东槐院,有一条径直往北的长胡同再过个鹞子翻身就进入侯卓地界,继续往北走可以到蛾蟒、太贤直至富源。解放前后,我们村的南头村口有几孔窑洞,中间是一条进入村里的大路,东边的窑洞有个庙宇,西边的窑洞住着一位老者,为南来北往的行人,提供了茶水果腹避风处。西槐院村东头迎路而居的一户王姓人家,大门外以前有围墙,是很早以前开骡马店圈起来的,解放前生意做的风声水起,为不同地域的客商提供了歇脚地。时过境迁,这些窑洞和围墙留下的只是记忆,被一排排新建的院落和平整宽阔的水泥路面所替代。

这条路,1963年前,西河桥还没有架通,是连接县城南北地域的主要道路,南北物资流通的商贾要道,老虎头因此而远名。父辈们给我们讲,国共拉锯那个时期,村里常常会有部队驻扎,今天是八路军明天是中央军,部队到村还问问老百姓,你们说那个部队好?你们欢迎那个部队。面对这样的难题,老百姓透过现象看本质,从穿衣的新旧来区分。发现衣服崭新亮光,来时鸡飞狗跳,翻箱倒柜,扳倒鸡蛋罐的是中央军,老百姓把中央军戏谑“遭殃军”。衣着补了再补穿戴整齐,进村悄无声息,不打扰老百姓,一觉醒来屋檐下睡着背枪的,还帮老百姓干活,走时把院落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是八路军。1966年红卫兵大串联,每天会有不同地方的红卫兵由我们村北上,为了支持红卫兵闹革命,紧跟当时形势,大队还在西槐院村头,坐北朝南搭了个简易舞台,供串联的红卫兵表演忠字舞,提供必要的生活服务。

这条路,在1963年西河桥架通后车马行人锐减。但是,老虎头坡和西河这一段路,仍然是我们村连接外界十分重要的路段,是我们村里人的生活命脉,经过这段路直达县城,能买到油盐酱醋碱,能买到猪羊牛马骡,能把挖的防风远志柴胡地骨皮,自产的瓜果蔬菜运输到县城市场。这一段路由山坡路和河川路组成。很早的山坡路我们称为老路,沿一条沟岔一直上坡,路近坡陡行走吃力,解放后沿山坡改成了S字形路,拉长了距离降低了坡度,行人走起来比起老路容易些,自行车能通行,架子车少有通行。1971年5342部队的三营营部和七连、炮连,驻扎在我们村,为了运输方便,部队的战士们人力把沿西河河畔的道路改道,从西河桥连接处拓宽路面,沿山底向北顺着沟势,趟过河道穿过白家河村,由门前沟进入我村,这条路也给社员出行带来许多方便。后来部队移营,由于雨水冲刷,路面壕沟深陷,河湾道路几处冲断,路面难于修补,人们出行极度困难。丁淑珍担任大队书记期间,1981年带领蔡邓村村民,对老虎头坡在原来的基础上用镢头开山拓路,用铁锨铲土填壕,用扁担挑土移土,干部社员齐心协力,不畏生活艰难辛苦,战斗月余,一条绕山而上的S型宽阔的道路拓通了,架子车,三轮车,手扶车,四轮车尽可通行,大大方便了村民和外界的联系。尤其是老虎头村村民和一组村民,种植的蔬菜较顺利进入县城,农副产品销售渠道稍有畅通,一些外地商贩也赶到田间地头收货。人们打心底里非常高兴,多年担任老虎头队长的老党员曹存然,在坡路两旁义务栽植洋槐树,每到春季,碧叶翠绿,花穗盛放,坡路两旁,香气沁鼻。西河村到老虎头坡底这一段路,路的埝上是西河村耕地,西河村自流渠由耕地旁边经过,自流渠时不时漏水,开始时只是不同路段有积水,人们跨步就可以通过,随着星转斗移,自流渠漏水面积越来越大,路面被冲断次数越来越多,冲了修修了再次被冲,尤其到了2000年以后西河这一段路,要么是泥路,要么是被水冲的断头路,架子车手扶车无法通行,行人通过也步履维艰。给村民生产生活带来极度不便。

这条路,是村民的心病,是村民的致富梗阻。苹果红了,辣椒红了,无人问津,稀有的客商压价收购,麦子黄了收割机迟迟不见,人们心急如焚,我们村犹如一个被遗落的荒岛。想着村里的现状,瞅着村里的路,望着村里的农产品,村民愁干部愁,2006年,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的戚俊斌也发愁。戚俊斌书记多次召开村两委会成员,各组组长、党员、村民代表会议,反复磋商数次商议,因地制宜构筑南沟大坝。成立了有张俊俊、冯海生、戚俊忠、王忠囤、王启仓、陈德明、王巧亮、朱金花、王军军组成的南沟大坝工程工作组。经过相关专家多次实际勘察地形,反复变更完善设计图纸,报告镇政府征得上方同意,得到财政局交通局支持,得到土地局水利局环保局许可,得到程家洼村村委会大力协助,取得占地村民的意向签字,2009年立项。戚书记一方面南下渭南、西上省城、北赴京都,寻找相应的政府部门和相关在外人士,力求得到资金支持;一方面动员全体村民,发动在外工作人员捐款出资,想方设法多方筹集资金。在兑付占地村民的征地赔款,经过几个月的挖山移土填土碾压,耗资274万元,一条顶宽9米,底宽240米,长120米,高37米的南沟大坝贯通南北,沟壑变通途。自2010年我们村连接外界终于有了一条坦途大道,彻底终结了我们村村民出入囧途,从村部到县城十公里,开车十分钟左右,是一件惠及子孙后代的千秋大业。

这条路,使我们村的农产品能及时运到城里变现,在城里打工、做小生意的人们能晚上回家住宿,村里村外的物资流通渠道畅通了,村里的农产品价值提高了,从村穿过的南北路上车水马龙,是一条群众的富裕之路。这条路,也方便了居住在这条梁塬上侯卓、太贤、卢塬、良周、富源的群众出行,为水电路周边的群众开辟了财富之路,周边群众为此纷纷叫好赞不绝口。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生活资源的丰富,土坝这条路的承载作用越来越明显,有识之士越来越认识到它的重要性,2012年,时任村书记王春成、村长王智毅,通过多方筹措资金,对连接南沟大坝路面每侧加宽1.5米,在鬼家胡同构筑长120米宽6米的高9米的连接土坝,同时对3.5公里延伸路面进行了硬化美化。如今这条路平坦宽阔,春季,美人梅花朵飘香,夏季,绿植树碧叶欲滴,秋季,大叶黄杨果满枝头,冬季,侧柏挺立针叶翠映,给南来北往的人们打造了愉悦舒心的交通环境。

归属变更

据1984年《澄城地方志》,清时东乡,三泉里管辖:蔡邓前村、蔡邓后村。民国时期,郑公乡、归2保管辖:蔡邓村、老虎头。一九五六年合作化时期王庄乡,双锋社驻地蔡邓,所辖村蔡邓庄、老虎头、蔡邓。人民公社成立后属王庄人民公社设蔡邓大队,所辖蔡邓、老虎头、窑科三个自然村。后槐院井房窑东为一队,井房窑西为二队,西庄为三队,南槐院井房窑北为四队,井房窑南为五队,老虎头为六队,窑科为七队。文革时期设蔡邓大队革命委员会,七个革命领导小组,改革开放后变更王庄乡蔡邓村,七个小组,如今变更王庄镇蔡邓村,仍然分七个小组。今天,人们居住环境宽阔亮堂,条件不断改善,村落迅速扩张,一二组原来一条主槐院扩展为五条槐院,四五组原来的三条槐院扩展为六条槐院,三组原来的一条槐院扩展为三条槐院,老虎头人从沟窝移到了平原形成六条槐院,窑科人也离开了居住的半沟,不同组的人们居住院落穿插在一起形成新的村落布局,打破了原来整齐的组别划分,相当一部分人移居县城住上了高楼大厦,居住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。

陕西省澄城县1984年地名志又书:

“西蔡邓大队:辖二个自然村,七个生产队,二百二十七户,一千零五十四人。耕地三千七百八十亩,主要生产小麦、玉米、特产柿饼。一九五八年,因驻地命名蔡邓大队。因与本县赵庄公社蔡邓大队重名,一九八二年,地名普查时,以方位更名。蔡邓,通俗叫蔡头,位于公社驻地东南七点三公里处,二百零五户,九百三十人。清光绪年间建村,因蔡邓两姓居住而得名。老虎头,位于公社驻地东南八点九公里处,二十二户,一百二十四人。”

此资料疑一:“辖二个自然村”。

一九八四年之前蔡邓村所辖自然村不仅有蔡邓村,老虎头还有窑科。窑科这个自然村,在村部的东北位置,离村部一公里之多,窑科属于七队,设有队长、会计、保管员,独立核算。两家张姓一家王姓,墙外张姓人家四条儿子,张忠厚,老牌大学生,中学高级教师。墙内张姓人家四条儿子、两个侄儿,侄子张启顺,中印反击战机枪手,曾任大队干部,二儿子张高望,空后勤服役,退役后县供销联社就职,小儿子张春亮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,都是中国共产党党员。墙内王姓人家是个小炉匠,能接铧补锅焊壶,唯一的儿子王拴狗也戎装服役,退役后王庄供销合作社员工。

疑二:“清光绪年间建村”。

据《澄城县志》记载,王庄乡,清咸丰元年(1851)前有:蔡邓村、老虎头。又据我村保留单半截石碑记载:“道光十四年淘池”“邑人固不可考而知也”。据1839年《冯氏家谱》记述:“乾隆三十六年岁大凶,民饿死无算。县主延至衙署即出粟米数十余石,一济穷民。”依据《澄城县志》记载,我村半截碑叙记,《冯氏家谱》资料,结合清入关后10帝顺序:顺治,康熙,雍正,乾隆,嘉庆,道光,咸丰,同治,光绪,宣统。“清光绪年间建村”此处有误。

疑三:更名“西蔡邓”是“因与本县赵庄公社蔡邓大队重名”。

更名“西蔡邓”从理由看,前边冠有县域公社名,理由明显繁琐不足。再说我们村是王庄镇蔡邓村,他们村是赵庄镇蔡邓村,两村相距二十多公里,不会因为村名给村民交流造成误会。邑始久远不可考,蔡邓冠名由来无据可查,既然已被人们普遍接受,改名“西蔡邓”做法显得草率。在人民公社时期,我们的长辈们对外介绍时称:我是蔡头人,参加外村的婚丧大事,哪里的人们也都介绍蔡头家来了,至今年龄大的人们也习惯说我们是蔡头人。在我们的口语中,我们会把义井说成ni、ding ,把洛城说成luo、shi ,而没有把“邓”说成tou。我们村三面临沟,村子恰似坐落在一个辽阔的山头,西河石桥架通前又是不可替代的商旅要道,先民们一代接一代,以口语“蔡头”传递给下一代。

木门 地窨 土寨子

我家有一副旧木门,是用榆树板材做成的,门厚足有三寸多,门扇还开有一个放枪的洞口,剁肉的墩子就是用榆木做的,足见榆木门的耐实。我家老院子东边窑洞,有一个地窨子,地窨子口靠近屋门,地窨子通往何处,有多高多宽多长,我们这代人没有下去一探究竟。这一副旧木门和这个地窨子,是我们那辈先祖置办的,我们不得而知,我们只是从长辈口中和村里老人口中得知,二军手社会混乱,土匪横行,为了防土匪袭扰,保全性命,人们制作了厚木门凿枪眼瞭哨自卫、地窨子使人们躲过土匪的洗劫,在冷兵器时代不适为最好的抵御办法。

我们村有三座土寨。村西的一个土寨,距西槐院和南槐院较近,寨子的西南北三边临沟,寨门方向是唯一通往寨子的道路。村东的两个寨子距后槐院近。一个叫做老寨子,位于冲沟的卯卯上离村远点,寨门朝西,东南北三面冲沟,要进入寨子,都得猫着腰通过寨门,寨子北边有居住的土窑洞,窑洞低矮,窑面被雨水冲刷凸凹留痕,不论是寨门还是土窑洞,都有一种沉甸甸的厚重。在冲沟南边的半山腰有一个朝南窑洞,窑洞的上下左右都是悬崖峭壁,人们只能在对面远远望见,它四壁陡峭,有何用途,至今仍然保持着神秘。一个叫做新寨子,离村较近的一个沟卯上,从一个大斜坡而下进入朝北的门洞,门洞一层层夯土清稀可见,经过门洞进入寨子内要上个小的斜坡,上了斜坡,寨子的西边是一个高埝,东边相对平坦,有入侵者要进入寨子,先得通过洞口斜坡的防守,再通过西边高埝的防御。人们居住的窑洞在寨子的东边坐西朝东,窑洞结构完好,内部有土炕,有人们生活过的踪迹。东边有一个隐蔽小道通往沟底,由此可以通往外界。寨子里的人居高临下,易守难攻,西边防守又吸引了敌人保护了家人,隐蔽小道是最后的逃生路。寨子内平坦面积有五六亩,方便种植,以前有一颗大杏树与村庄相向瞭望一目了然,生产队的时候全部栽植杏树。

烽火台是为传递重要的军事信号而修筑,万里长城是为防止外夷入侵而筑建。路井村的土城,西风洛村的城门,这些都不是天然所造,是人们利用自然的雄厚打造的。厚实木门是对自然造化物加工利用的防御屏障,地窨子是因地制宜的逃生通道,我们村的三座寨子,三面冲沟,悬崖峭壁是先民们借势而为的御敌屏障。站在寨子旁边使人感到震撼,寨子的城墙在生产力完全靠人力的年代,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财力时间,筑建这庞然御敌之物。城墙是防御外族入侵的一道防线,寨子是躲避土匪骚扰的避风港。据澄城县志记载,明末农民起义,清末跑回回,民国初军阀混战,在那民不聊生,土匪横行,生灵涂炭的年代,我们的先祖是如何度过了血腥风雨的岁月,求得一丝生存空间!今天国泰民安,人寿年丰,社会祥和,民风优良,寨子失去了原有的功能,但她承载着先辈良苦心血,她诉说着艰难的历史史实,是社会动荡的产物,是民不聊生的见证。

以农为荣 代代争先

我们村三面冲沟,仅东边沟壑就有梨树沟、枣沟、哑哑沟、沙沟、锣鼓沟、窑科沟、磊坡沟、南沟。在空旷幽长的冲沟里,人们放开嗓门三吆六喝,撕裂的声音在荒草中穿梭,常常会唤醒沉睡的沟沟卯卯,声音在沟壑上空萦绕回荡。可是,在哑哑沟,不管你走到沟的任何位置,不论你声音多么高亢响亮,不管多少人拼命呐喊,都不会出现沟壑的回声现象。沙沟,能取到建筑时的土沙,在生产队的时候,我们还在沙沟为队里掏过沙子,今天仍遗留几处取过沙子的沙窑。锣鼓沟,传说每到太阳落山,沟里鼓擂锣鸣,响声阵阵,后被喇嘛盗走宝物失去了往日的响动。

冲沟有丰富的自然资源,沟的阳面有防风、远志、地骨皮、沟的阴面有柴胡、然然草,沟崖上的柏树能取到柏籽,酸枣果能提取酸枣仁,这些都是常用中草药的原料。酸枣树的树干是最好的耱条。沟坡的荆树、榆树生长的枝条是编笼选择的条子,沟底的芦苇是编织蓆子的原料,实苇是篦子的绝佳材料,还有降火驱虫的蒲公英,艾草,车前草。沟边还有可食用的蛇莓,木瓜,酸枣,野杏。在计划经济时期,沟坡大量的荒地被开垦种植,增加了人们需要的粮食来源。

我们村的耕地土壤种类包括:垆土地、灰土地、绵土地、胶土地。之前生产大队的时候,春季农作物主要小麦、大麦、豌豆,秋季农作物以玉米、红薯为主,也种黑豆、黄豆、绿豆、糜子、谷子、高粱一些小杂粮,油料作物有油菜、芝麻、蓖麻、棉花籽,还会种植西瓜、小瓜,利用这些根瘤菌富集的作物轮换倒茬,用来提高来年小麦产量。伏天遇到适时雨水也偶有种荞麦。垆土地栽植的红薯干麺糯甜,灰土地种植豌豆产量高。最令人难忘的是我们村的柿子树。

解放前,我村柿子树园就具有相当大的规模,柿子成熟的季节,人们会运输到大荔朝邑进行交换粮食。人民公社的时候,每户都会从队里分到一定量的柿子,人们会把分到的柿子想法加工充分利用,把质量好的柿子削掉皮,通过反复晾晒,捏扁,盖捂,潮霜加工成价值高的柿饼,把破损一点的柿子加工成柿角,伤痕大的柿子密封在缸里发酵成柿子醋,有句话:山盐新米柿子醋,是对柿子醋的赞美,是家乡人餐桌上少不了的美味佐料。实在加工不成的软柿子,会用温水除去涩味,满足人们味蕾的需要,即使削掉的柿皮也会经过磨碎混合在糜子面粉里蒸着吃掉。一颗小小的柿子,通过人们的精心加工,带来许多美食美味。记得柿子还在幼果的时候,小伙伴们悄悄的溜进柿园里,偷偷的摘一些,放在麦垛里,缓过几天再去看,软糯可口。暑假恰是柿子幼果落果阶段,树下会有很多幼果散落,小伙伴们会结伴到树下捡拾成熟的落果分食。在柿子快采摘的时候,也会寻找树上早熟的软柿子美美吃上一口。这一切都是瞒着大人们偷偷去干的。柿子是生产队的,上树也是很危险的。

在农耕时代,土地是人们的命根子。我们村相对周围的村子来说,人均耕地面积较少,我们村的人们珍惜每一分土地,精耕细作每一分土地,种植的小麦、玉米、豌豆,总会获得满意的收成。据老人们讲,在土匪横行的年代,我们村有几户富裕人家无一幸免屡遭土匪抢劫。土匪把抓住的人质吊起来拷打,给眼睛喷辣子水,背上压石块,膝盖跪炭渣,无所不用其极,仅王姓一户人家就惨遭多次袭扰。一九四九年解放后,我们村是合作化最早的村庄,当时的村干部冯高锁还获得县劳动模范的称号,在王振业、冯忠礼担任村书记的年月,虽然受到大跃进,大食堂,三年困难时期及各种极左思潮困扰,我们村都能踊跃交售爱国粮,超额完成爱国粮,是公社有名的好大队。1965年夏粮作物获得丰收,大队公购粮任务超额完成,公社奖给二队一个青岛架子车轱辘,奖给一队一辆胶轮车轱辘、一匹新疆马、一匹骡子。那时候,生产队里运输工具最好的是铁轱辘车,少有的是推土车,主要是扁担和笼。一队奖励来的胶轮车,套上一个驾辕骡子、两个外稍骡子、一匹外稍马,红缨穗子一打扮,脖子上再挂铜铃,这辆胶轮车没少出彩,有人结婚想方设法借扮为婚车,文化革命大游行时是大队的彩车,三夏麦子熟了是拉麦车,赶车的车把式因此得意洋洋。二十世纪七十年代,在马万仓书记的带领下,农业生产热火朝天,农副业多种经营,文娱活动丰富多彩。1975年,夏粮大获丰收,秋季作物长势喜人,超额完成公购粮任务,四队的豌豆亩产超过三百斤,获得县上奖励,县上奖给四队一台手扶车,那时候的手扶车是稀罕物。大队农牧副业全面开展,成立工程队出外包工,有小麦种子试验田,有帽子坯林场,大队的医疗站种植黄芩、牡丹,就地采药加工炮制,有小卖部,菜地,芦苇园,有两个水硙子磨面,一个榨油坊,一台轧花机,一台弹花机,还有一台柴油机带动的钢硙子,在黑炭沟挖掘煤井因为水大而停工。拓宽巷道,开挖排水沟,种植白杨树,组织大队青壮劳力,改造村北的胡同路,肩挑土、车推土,夯压杵子打,磊起了长一百多米、宽十多米、高二十多米的土坝。把一个七拐八拐鹞子翻身的胡同路,改道成向北的直通大道。为了解决靠天吃饭的困局,又在我村东河(西河)建立了二级抽水站,还为群众解决了照明用电的问题。大队的工作搞得有声有色,在王庄人民公社小有反响,当时有人说:北学白草塬南赶蔡邓村,1976年春县上召开三干会,主持会议的领导,点名问蔡邓书记马万仓。大小队干部实行了“老中青”三结合,副书记王春成、一队队长马进德、二队队长王宝楼、三队队长戚俊斌、四队队长李根月、五队队长王永录、六队队长王小山、七队队长张声旺,那时候这些都是二十岁左右的毛头小伙。

群众文娱生活丰富,大队成立了宣传队,在春节期间或者在三夏之后,为群众带来喜闻乐见的秦腔剧目,有《两颗铃》《穷人恨》《红灯记》《智取威虎山》《沙家浜》《龙江颂》《四个老汉学毛选》《老两口学毛选》等,常常引来十里八乡的人们前来观看。王叶栓扮演的李玉和正气凛然、王菊爱扮演的李铁梅心红志坚、冯连琴扮演的李奶奶外柔内刚细腻入微,王满仓扮演的鸠山狂妄狡诈、张文忠扮演的胡司令霸气凌人、冯印生扮演的刁德一奸滑阴险,一帮子土生土长的农民,把这些不同人物演绎的淋漓尽致。丁书堂的板胡音色纯亮,范六定的笛子声声悦耳。大队还成立了民兵小分队,负责剧场的演出秩序和村庄的平安,宣传队不仅在村里演出,还多次参加了公社组织的汇演,获得了一致好评。

在农闲之时,大队组织各队社员之间进行拔河比赛,篮球比赛,重大节日和部队进行篮球队友谊赛。1975年“五四”青年节,公社组织篮球友谊赛,赛前人们认为王庄村洛城村是种子球队,经过两天的激烈角逐,我们村打败了王庄村、战胜了洛城村一举夺得冠军。人们为之诧异,“戏从角角出来了”,因为蔡邓地处王庄公社东南角。赞叹,这些娃的篮球玩得轻松潇洒自如,看是一种享受!博得了观众的眼球,赢得了对手的佩服,获得领导的赞誉。老者王德成的定位低手投篮,杨文秀的右路之步过人,戚俊明的近中线双手投篮,王全仓的灵活穿插,戚俊斌的铁臂守防,李根月的中路突破,冯振海的巧妙连接串联,个个身怀绝技,人人精神抖擞,配合密切娴熟。那几年公社组织的“五四”青年节篮球赛中,提起蔡头村的篮球队,人们会津津乐道交口称赞。我们村五年制学校的学生篮球队,还代表公社在县里参加少年篮球赛。元宵节扭秧歌,跑旱船,耍狮子,打铁花,放天灯,清明节荡秋千,村里的小广播换成高音喇叭,闲暇之余播放革命歌曲,播放群众百听不厌的秦腔,还从上海购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,每天有专人为社员播放喜闻乐见的节目,到了傍晚,电视机前的人们,里三层外三层,还引来侯卓、风洛、白家河的人们前来观看。村里呈现出欣欣向荣热闹非凡的景象。

水是生命的源泉,水是生命生存的基础。早些时候,我们村后槐院,前槐院,西庄,窑科各有一眼水井。前槐院的水井是过水井,二十四小时清澈如初,后槐院的水井是泉水井甘甜沁脾,西庄的水井刚好能满足人畜用水,这三眼水井都有窑洞保护。窑科水井最浅,老虎头离河较近,饮水主要是人们河里挑水和靠雨水收集的窖水。为了抵御干旱地区缺雨少水的自然现象,据村里保存的半截石碑记载,在道光十四年,我村先民们举全村之力淘池一个。涝池的面积在3000多平米,涝池的进水口用砖垛成,宽一丈有余,从进水口一直砌砖垛到池底,进水口的池口北侧还用砖砌了一个墙面,每到行雨季节雨水就会被收集,在雨水充足的年份会出现涝池溢水。涝池的存在,给生活在旱塬上的人们,生活生产用水带来了许多方便。记得生产队的时候,在二队四队砖场倒砖的人,每到取水泡泥的时候,总会挽着裤腿,光着膀子拉着水桶来涝池取水,一队的砖场离涝池百米来远,位置较低,倒砖者事先修好水渠,从涝池取水倒在渠里,水顺着水渠借势自然流到窑场位置。上工前下工后这一时段,各个生产队的饲养员就会赶着牲口饮水,在春秋换洗季节,勤快的妇女们会在池边提着篮子、拿着棒槌,用皂角三三两两洗衣服,夏季伏天会有游泳的大人,顽童们会在大人出工上地干活后,偷偷的在池里戏水,十冬腊月会有人在结冰的冰面滑溜,取水者会凿个窟窿取水。夏季的夜晚池塘蛙声一片,秋季小青蛙活蹦乱跳,蜻蜓也在点水。涝池南边有一颗高大的杜梨树,杜梨果实成熟时,是伙伴们聚集最多的时候,大一点的在树上摘杜梨果,小一点的在树下等着分享。涝池北边有一颗桑树,春季发芽时小伙伴们采桑养蚕,桑葚成熟时小伙伴们采摘美食,也为大人们玩水跳水提供了平台。涝池给人们倒砖,打墙,堌窑,秧菜苗,秧红薯,浇菜地,栽红薯,喂养牲口带来诸多方便,为人们度过干旱缺雨少水的季节提供了一定的保障。

近几年,党支部书记王春城、村长王智毅带领两委会成员,邀请知青及在外人员,畅谈发展蔡邓,增资引项带领村民致富,建“脱贫攻坚示范园”一个都不能落,进行“五好家庭”“好媳妇”“好公婆”“好丈夫”表彰活动,以水为基础发展果业,农业生产基础设施进一步现代化,生活设施进一步完善。北起产业园南到老虎头,东起东河西到西沟,铺暗管1800米,支渠、斗渠、分渠全部U型配套。村里建有抽水站三座,增打机井三眼,人均水浇地一亩,村里建了水塔,饮用水送到了灶头。村里有文化广场,篮球场,有村民锻炼活动器材,村里有锣鼓队,秧歌队。一半农户旱厕改沼气,太阳能浴霸进户。一半巷道进行了下水改造。硬化巷道41条,老虎头6条,窑科1条。安装太阳能路灯438盏,确保50米之内有路灯。对4370亩耕地进行了优化,从传统的以粮为主,发展农、牧、林、菌多点开花,果园占1500多亩,栽植花椒1000多亩,达到人均一亩果园一亩花椒。实施各种项目28项,总投资超过2000万元。夜晚太阳能路灯高照,白天巷道国槐林立遮荫,春季有樱花盛开,四季侧柏冬青常绿。苹果园、樱桃园、桃园、花椒园逐渐扩展,桃花、樱桃花、苹果花相继绽放飘香田园,红红的苹果、桃子、樱桃挂满枝头,一朵朵张口的花椒火爆累累,逐步形成村里的主打产品,人们致富的康庄道路越走越宽,村庄呈现出一派如日方升,生机勃勃的景象。

蔡邓,美丽的家乡。是滋养我成长的一方沃土,有忘不了的那甘甜清洌的泉水,有忘不了那舌尖的味道,有忘不了那识字认数的校园。是魂牵梦绕的地方,有我少时的美好回忆,有我熟悉的一草一木,有烙印脑海的沟沟卯卯,有疯狂过的涝池记忆。我的情深深扎于此地,有时刻想念的玩伴,有牵肠挂肚的兄弟,是我根之所在,是祖先神灵安放的净土,是父辈长眠的风水宝地。带着对家乡挥之不去的种种记忆,带着生于此长于此的自豪,捐此拙文,寄托对家乡的眷眷深情,借“遇见澄城”平台,抒发对家乡的丝丝乡愁。

        富平柿饼网